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條藍褲子

 老王是一家典當鋪的老闆,平時生意十分興隆,來典當的客人十分多。
  
  一天,老王正在當鋪裏忙著,今天的生意又是很好,老王喜滋滋的看著那一件件被典當的價值連城的東西,幻想著自己腰纏萬貫的那一天。
  
  不一會兒,天就黑了,老王也準備關門回家。就在這時,偏偏下起了雨,還非常大。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姑娘,低著頭,身上、頭髮都被雨水淋濕了,懷裏抱著一條藍色的褲子。
  
  老王見這麼晚了還有人來,而且還這般寒酸,很不耐煩,起身就要把她轟走。這時那姑娘卻說話了,“老闆,我這裏有件褲子,我想把它當了,你看行不行?”姑娘始終低著頭。老王伸頭看了看,確實只是一件破舊的褲子,心裏不禁覺的這姑娘有點可笑。“就是這麼一件破褲子,你還想來典當,你瘋了吧?”老王口氣裏帶著一絲輕蔑。“求求你了,老闆,我家裏還有個等著治病的媽媽呢!”姑娘又繼續說。“那也不行,就你這件乞丐也不要的褲子?你當我是救世大善人呢。”老王說完又要趕她走。“哎呀,老闆,不要趕我走。”姑娘沒辦法,最終還是被趕出去了。可就在她走出門的一瞬間,老王分明看到她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有點詭異,讓老王不寒而慄.....
  
  第二天,老王還是在當鋪裏忙著。又到了晚上,老王要準備關門,和昨天一樣,偏偏在這時又下起了大雨。讓老王驚奇的是,昨天那個姑娘,又來了。和昨天那一幕一模一樣,她的懷裏還是抱著一條藍褲子...“哎,我說你,你還沒完了,我再說一遍,我要關門了。還有,你這褲子不能典當。”老王怒不可竭地說。哪知姑娘聽了後,什麼也沒說,走了。而老王又看到了和昨晚一樣的畫面,那姑娘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非常詭異,老王這次坐不住了......
  
  這天,老王出門買東西,迎面走來了一個道士模樣的人,一把攔住了他。“你是誰,有什麼事?”老王問。“你這幾天是不是經常看到一個姑娘,然後向你典當她的褲子?”道士說。“哎?你怎麼知道的?是這樣的。”老王驚奇地說。“嗯,那就對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看她十分奇怪啊。”“別急,你聽我慢慢道來。這個姑娘叫流春,從小家境貧寒,被迫出去賣藝。有一次,她表演完了,有一群男人故意找茬,還不給錢,當眾侮辱她。後來這姑娘越想越傷心,覺得這世間沒有什麼好留念的,就自殺了,而她自殺時,就穿著她的那一條藍褲子。但她死後,還非常恨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不公,恨所有男人,於是她變著方式去殘害那些人,有的害成功了,有的也失敗了。如果你當時要了她的褲子,或許事情要好辦一點,你也可能不會有生命危險,而你現在就是她的目標。哎,真是造孽啊。”道士說完,歎了口氣。老王聽了後急忙說:“那我現在怎麼辦,你可要救救我啊。”“你別急,辦法倒是有的,只不過....”“只不過什麼?”“只不過,你要損失一些你的家產。”“好,只要能救我,怎麼樣都可以。”老王點了點頭。“嗯,那既然這樣,你就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聽好了嗎?”“嗯,我知道了。”老王鄭重的再一次點了下頭。
  
  
  老王按照道士的吩咐,準備好一道符,一把利劍,準備好了一切,就只等著那姑娘流春現身。終於到了晚上,老王忐忑不安的坐著。“呼...”刮過了一陣陰風,老王哆嗦了一下,冒出了冷汗。終於,流春出現了,遠遠地,就看見了她,她還是低著頭,只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次帶著一股殺氣。再一次令老王不寒而慄。“哼哼,哼哼,我要殺光你們,殺光你們,哈哈哈!”老王嚇得癱坐下來,但一想起自己的任務,想想自己的性命,老王鼓起勇氣,揮出手裏的那道符,貼到了她的身上,隨即舉起劍刺向了那道符....隨著一聲慘叫,那流春化作了一團灰燼。這時,白天的那個道士又出現了,他拿出手裏的降魔袋,把她的灰燼收到了裏面。“現在好了,一切了結,你也不必擔心了。”道士說完,不見了。
  
  第二天,老王回到當鋪,發現所有的東西都不見了,錢財也少了一大半,他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只見桌上有一個紙條,上面寫著:有得必有失。老王看了後,打包回到了老家,從此開始種地,過起了恬靜、悠閒的生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