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吸血散傳-2

不懼陽光使我能如人般在白天活動,然而卻不能使我進化成生命,那還需要花千年甚或萬年的時間來研究和開發。現在,我只是剛開始了第一步。
  任何一個吸血鬼的形成都必須經過“死”的過程。在這世界上,生命的存在仿佛一道無形的枷鎖,牢不可破的枷鎖,緊鎖住人類的精神力量。換言之,若要開發出人類龐大無匹的精神力量,首先必須結束生命。
  然而即便是成為吸血鬼,所擁有的精神力量也還是非常有限,不過是人類精神寶庫中可以忽略不計的一丁點兒而已。若要完全開發出人類自身的精神力量,必須回復到生命的狀態。
  因為精神力量的存在在這世界上必須依託於物質。
  精神力量與生命物質相結合所釋放出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一般的生命物質根本不能承受住釋放這能量時產生的衝擊。這就註定了必須有一個過渡階段,先釋放出一小部分能量,再利用這小部分能量改進物質結構,使它能承受巨大能量的衝擊,為完全釋放精神力量打下基礎。
  這個過渡階段便是“死亡”。
  然後才能“生”。
  那並沒有什麼道理可言,只是我通過上千年的觀察、比較及實驗得出來的一種感悟,知道必是如此。
  這是我想進化成為生命的原因之二。
  僅這兩條已夠了。
  吸血鬼所經歷的“死”並非完全死亡,唯有利用生命的最後一縷氣息才能保持所有細胞的完整。死人不能成為吸血鬼,便是因為它的細胞已完全毀壞。
  我的實驗便是使一個細胞已死的人“復活”,成為吸血鬼。
  只要我能成功,向生命進化的計畫便完成了第一步。
  她是我用透視未來的能力搜尋到的絕佳的實驗品。
  
   
  我靜靜地站在床邊,輕輕抬腕,然後用另一只手的指甲在動脈處慢慢劃過,暗紅的血液立時浸了出來,隨即聚為一滴,自腕部滴下,落在她損壞的皮肉上。
  她的骨胳早被我歸位,剩下的唯一事情就是恢復血肉。
  血液一滴接一滴地滴下,被血覆蓋的部分在她驚異的目光中奇跡般迅速地恢復了平時的正常狀態,皮膚緞子般光滑。
  我故意讓她看著我完成這一切,旨在使她相信我的能力。
  當所有都恢復正常後,我把腕部的傷口湊到她的唇邊,血液流入她的嘴中。初時她還一臉的厭惡,但片刻之後已開始用力吮吸我的血,眼中閃出渴望和貪婪的光芒。
  我感覺著自己的力量隨著血液一點一點流入她的體內,與她的身體結合在一起,她原有的、已凝固的血迅速地被我的血液包圍、消解。
  然後是心臟,是肺,是脾,是肝,直到腦,直到每一部分。
  一股驚喜混雜著嫉妒、憤怒的情緒在以中升起。
  她是幸運的,能夠選擇;她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這是她選擇的。若我當初也有選擇的機會,我發誓決不選擇這條路。
  為什麼她有選擇而我沒有?
  “這世界本就沒有什麼是公平的,”我對自己一笑,“只有靠自己來改變它。”
  她忽地停止吮吸,發出一聲原始的獸性低吼,猛地一翻滾落下床,痛苦地吼叫著拼命擠壓地板,十指“吱吱”地用力而緩慢地劃過冰冷堅硬的地面。
  我立在一邊,看著手上的傷口在意志控制下迅速癒合後,目光轉向她,心中竟有一絲緊張。
  這是我第一次在死人身上作實驗,第一次將死人變成吸血鬼。這是從沒有吸血鬼能辦到的,我熱切地渴望能成功。
  只要她能過這一關,這將使吸血鬼的世界掀開新的一頁。
  吼聲持續了半刻鐘,終止息下來。我看著她赤裸的背部上的血塊逐漸消失,長長地松了口氣,狂喜淹沒了我。
  終於成功了!雖然我一直堅信能成功,但到了真的成功的一刻,還是不由自主地生出解決問題後的輕鬆感覺。
  隨著輕鬆來的是陣陣疲乏。我為了這實驗花了太多心血,先費盡全力透視了未來,然後失去大量血液這吸血鬼最寶貴的東西,虛脫的感覺升起在心中。
  我像泄了氣的皮球般頹然走到冰箱前,拉開門取出一個密封的瓶子,然後坐到了沙發上,小心翼翼地擰開瓶蓋,迅速吸了一大口瓶中的液體,再小心翼翼地擰上蓋子,閉上雙目捧著瓶子愜意地靠在沙發背上,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能量隨著入體的液體產生,我再次生出新生的感覺,就像以前一樣。
  我不能一口將它喝盡,要在人體以外尋找有活力的血液而不被人發覺是很難的事情,我必須珍惜到手的每一滴,慢慢享用。
  兩只手忽抓住我的膝蓋,我一睜眼,便看到她正爬在我身前,眼中射出渴望的光,怯怯地看著我低低地道:“我……我要……”
  我漠然看了她一眼,擰開了蓋子,將瓶口送到她臉前。她一下撲上來,死命地雙手抓著瓶子大口大口地吸了起來,吸得如此之猛,以致鮮紅的血順著她的臉流了許多出來,弄得地上身上到處都是。
  我鬆開了手,沒有喝止她。畢竟她剛成為吸血鬼,經驗還不足,這可以慢慢培養。
  直到瓶中的血液喝盡,她還意猶未盡,扔掉瓶子想去舔地上的血。我猛地坐起來,一抓掐住她的喉嚨厲聲道:“你想變成凍屍是不是!”手臂一揮,她已被我扔到三米外的床上,像只受驚的小貓驚恐地縮成一團望著我。
  我站起來,立時嚇得她往床內側縮了縮。我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冷冷道:“記住!不准吸死血,那對於吸血鬼正如砒霜對於人類,會把你的血液凍結。”
  她驚恐地望著我,不敢答話。
  我心中一軟,轉身走向門口,拉開門停住動作背向她道:“在這兒等著,我一會兒回來。”然後閃身出門。
  為了她,今次我只好破回例殺生了。
  我用長長的指甲在剛抓來的雞脖子上劃破一個口子,然後把雞扔到她面前。
  她怯怯地看了我一眼,就抓起撲騰著的雞,猛咬在血口上,用力地吸了起來,像剛出生的嬰兒吸奶一樣用力。
  我坐到床邊,憐愛地輕撫著她的長髮,溫柔地道:“吸血只能在生物心臟停止前完成,否則血液一旦凝固變成死血會產生一種對吸血鬼致命的物質。像剛才那種保存在保鮮瓶中的血,不能在空氣中暴露過久,那樣血細胞會死去而使血液變成死血,吸了同樣致命。還有很多規矩,不用擔心,我會教你的。”
  她只顧著吸血,沒有答話。
  天色由明轉暗,夜晚降臨了。
  她筆直地站在屋中央,像一朵白蓮,潔白美麗,渾身肌膚光滑而嬌嫩,散發出一種迷人的光暈,沒有一絲瑕疵。
  吸血鬼的皮膚本身有著一種對血的親和力,可以將任何附在其上的血液吸收入內,是以她的身體上的血會自動消失無跡。
  我站在角落裏,滿意地欣賞著她。
  她驕傲地挺立著,可是頭卻微微垂著,從今往後永不能再生長的過肩秀發散披在肩頭,神態迷人。除了膚色更白外,現在的她和以前沒有任何區別——當然,不包括她的牙齒。
  這無疑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我相信要是有人——不管男女——在我的角度去欣賞她,就絕不會不被她吸引住。
  這一點完全符合我設想的實驗結果,讓我很滿意。
  更讓我滿意的是她擁有類人的情緒,比如說羞澀,就像現在在我的目光下,她的臉頰上有兩朵小小的紅雲。
  這是其他任何吸血鬼所無法比擬的。
  我是吸血鬼中的進化者,可以模擬人類的情緒;她比我更進步,本身便擁有部分人類的情緒,雖然她的血和我、和其他吸血鬼還一樣冷。
  她比我更利於隱藏,尤其是她身上沒有那每一個吸血鬼都必有的齒痕,永無法磨滅的齒痕,因為她未被吸過血。
  最重要的一點:她身上沒有吸血鬼獨特的氣味。
  事實上她身上根本沒有任何氣味——包括人的。
  而這,則是由我一手創造的。
  我是值得為自己驕傲的、最偉大的吸血鬼!
  是的!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不在乎她深藏在心底的、對我對所有吸血鬼的殺機和恨意。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改造這醜陋不公的世界,為了給地球乃至宇宙間所有的生命一個美麗公平的世界!
  人類已對這空間做了太多不該做的事,我的使命,便是制止並完善他們。
  進化是我改造世界的第一步。當我完成時,一切才正式開始。
  我慢慢走到她面前,輕輕伸出手去觸摸她纖細的脖子。不料手與頸甫一相觸,她竟觸電般渾身一震,臉色更紅潤了三分,雪白的肌膚上竟泛起一層薄薄的粉紅色!
  我一怔,隨即被欣喜若狂的感覺填滿空蕩的軀體。
  天哪!她竟有這種人類化的反應!
  這已遠遠超出我原先的設想,是我只能夢想的美妙結果。
  時間對於吸血鬼來說毫無意義,所以我本準備用很長的時間來達到這一步,想不到竟在第一次實驗便完成了!
  她的眼神有些迷醉,散發著渴求被愛的光芒。
  從人的角度來看,她只是一個剛十八歲的高中生,正屬那我曾經曆過的、對愛情與肉欲同等朦朧、渴望的青春時期,這樣的反應對她來說,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
  我的目光隨著手指由肩膀滑過,一直向下滑,沿著她的臂,然後突然定住--我看到了一樣東西,在她的臂彎,左臂。
  “誰叫你在這兒長痣!”我厲聲叫喊著,反手一個巴掌扇在她的左頰上。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她竟被我一掌打得橫飛出去,“蓬”地撞在牆上,又摔落下來跌在地上。一股血痕出現在她嘴角,隨即消失。
  她驚駭地縮起身子,像只受驚嚇的小鳥般瑟瑟發抖,緊緊靠在牆角偷望著我,不敢說話。
  一股刺痛由心底散出,我痛苦得閉上了眼,雙拳握緊,十片指甲全部插入了手掌,整個身體因為激動而顫抖著。
  怎會這樣?她為什麼像她一樣長了那麼一顆痣?
  驀地我狂吼一聲,體內所有能量不受抑制地澎湃起來,傾刻之間,我有著任何人甚或任何吸血鬼都無法比擬的速度的身體已移至床前。再吼一聲後,我雙手伸出抓在床沿,用力一舉將它舉了起來,瘋狂地往扔出。一聲玻璃爆裂的聲音響過,木床已砸碎了電燈,落到另一邊牆下,撞在冰箱上,後者發出“??”的電流聲的同時摔倒在地上。
  然後一切歸入黑暗與沉寂。
  只有我粗重的喘息聲。
  愛的感覺是痛苦的,雖然那愛已過了千年,但卻依然刺傷刺痛著我的心,就像成為吸血鬼前的那樣。
  吸血鬼不會有肉體上的痛苦,可是心靈卻會。
  因為愛是出於精神。
  永遠不會變質的精神。
  永遠不會變質的愛。
  異聲從身後傳來。她走過來了。
  我沒動。她從身後將我環抱住,柔軟的手輕撫著我的心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