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地獄蝶

在蝴蝶穀的入口處,張雲不顧淑女形象的大聲歡呼著。“這才剛到入口還沒進去呢!你能不能淡定點?”站在張雲旁邊的劉菲菲不好意思的看看周圍投來的異樣眼光。
  “好不容易找到,人家開心嘛!”張雲皺了皺鼻子說到。
  劉菲菲相當無語的歎了一口氣,本來進蝴蝶穀有專車接送。可是張雲非說要感受一下徒步旅行,結果兩個路癡在山路上轉了3個多小時才找到蝴蝶穀。還真是好好‘享受’了一趟徒步‘旅行’。
  劉菲菲和張雲是閨蜜,張雲天生愛玩。一聽到蝴蝶穀又到了大產蝴蝶的時候,幾乎半強迫的把劉菲菲拉來。對此,劉菲菲相當無奈。
  進了蝴蝶穀兩人直奔建在穀中的唯一賓館——蝶戀樓。因為建在穀中長年有蝴蝶在樓中停留休息,故而得名‘蝶戀’。兩人準備在這住兩天。
  到了賓館,服務員很快領她們去事先訂好的房間。經過207室時,聽到一陣啤酒瓶倒地的聲音,隱隱還傳來一個女子的哭泣聲。
  劉菲菲忍不住小聲的問服務員“207住著誰呀?你們這不會有鬼吧?嗚!我最怕鬼了。”服務員不禁歎了口氣說“是一個叫何湘的女孩。半個月前,她和男友蕭寧來這裏玩。結果第二天蕭寧一夜為歸,第三天何湘找到蕭寧時。卻看見蕭寧在自殺,何湘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服務員又歎了一口氣接著說“何湘不相信蕭寧會自殺,她相信一定有原因。所以選擇留下來,她先是四處調查,結果什麼也沒查到。後來她就天天在房間裏喝酒。”
  進了房間張雲還在感歎何湘的命運,劉菲菲不耐煩的拉她去吃午飯。準備下午去好好欣賞一番蝴蝶穀。
  下午在蝴蝶穀,張雲和劉菲菲感覺自己來到了仙界。蝴蝶穀兩面環山,中間穀底貫穿一條清澈的溪流。穀內小橋流水,景色怡人,自然生長著成千上萬只蝴蝶。隨處可見色彩豔麗的彩蝶在綠樹繁花間翩翩起舞。花卉和蝴蝶的海洋,讓人美不勝收。張雲和劉菲菲看的如癡如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黃昏。
  “天快黑了,我們回去吧!明天再來。”劉菲菲看了看天色說。“你先回去吧!我看見一只好漂亮的黑色蝴蝶,我要把它抓來玩玩。”張雲說完頭也不回的鑽到林子裏去。劉菲菲感覺很累所以也沒多想,自己一個人回去了。
  晚上的蝴蝶穀十分寧靜。劉菲菲一個人在房間裏有些害怕,張雲還沒回來。劉菲菲想報警,可是劉菲菲知道張雲是路癡,說不定只是不小心迷路了,一時回不了。
  半夜,被一陣隱隱的哭聲吵醒。劉菲菲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了,張雲還沒回來。劉菲菲很害怕,哭聲是從樓下傳來。劉菲菲住的是307樓下就是207。聽到哭聲劉菲菲又想起了那個叫何湘的女孩和她悲慘命運。想著想著劉菲菲又睡著了。
  第二天張雲還是沒回來,劉菲菲找到旅店老闆叫他幫忙報警。說完劉菲菲就準備親自去蝴蝶穀找找。正要出門,卻被一個女孩攔住。劉菲菲覺的莫名其妙。
  女孩很漂亮,不過臉色很蒼白,紅紅的眼圈可以看出她剛剛哭過。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你好,我叫何湘,我想請問。你的朋友失蹤時是不是去追一只黑色的蝴蝶。”女孩火急火燎的說。
  劉菲菲被女孩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你好,我叫劉菲菲,我朋友失蹤前確實說過要去追一只漂亮的黑蝴蝶。可是你怎麼知道,然道。。。。。”何湘肯定的點點頭說“我男朋友蕭寧那天和我說他看見一只很漂亮的黑色蝴蝶,一定要抓回來給我。結果。。。。。結果。。。。。。”
  何湘說不下去了。劉菲菲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模模糊糊的說了幾句安慰話,劉菲菲就跑了出去。竟然已經有了線索,劉菲菲便一心去找黑蝴蝶。
  已經黃昏了,劉菲菲也找了大半天,她感覺自己看了幾千只蝴蝶了,可就是沒有一只黑蝴蝶。劉菲菲正想去旅店看看員警來了沒。這時一只黑蝴蝶從劉菲菲的眼前飛過,蝴蝶飛的並不快,劉菲菲看的很清楚。蝴蝶的黑色翅膀上閃著淡淡的螢光,翅根處還有細密的暗紅色花紋,顯得優雅而神秘。好美!這是劉菲菲的第一感受。
  劉菲菲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蝴蝶飛的並不快,可是劉菲菲好幾次想抓它,黑蝴蝶卻總能未卜先知的躲過在空中劃過一條條優雅的曲線。最後劉菲菲也放棄了,只是靜靜地跟在黑蝴蝶後面。
  不知道走了多久,劉菲菲發現自己已經迷路了。周圍的景物越來越陌生。已經到了黑夜,可借著月光劉菲菲依然看清了周圍。蝴蝶穀應有的花卉和蝴蝶都不見了。周圍只有一顆顆枯萎的樹幹,隱隱還可以看見幾個被風沙侵蝕的墓碑。
  劉菲菲站在原地,她想回去可又不知道往那走。這時她看見那只黑蝴蝶並沒有飛走,而是在原地打轉好像在等她。劉菲菲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著黑蝴蝶走下去。
  走著走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月亮變成了血紅色,映的大地一片血紅。這時黑蝴蝶猛地向前飛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遠處傳來一陣陣叫聲,將劉菲菲驚醒。劉菲菲驚出一身冷汗。剛才劉菲菲覺得一股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讓她感到一陣窒息,同時一股無形的誘惑襲來不斷的鉤起她心中的欲望。在這種感覺下劉菲菲覺得失去了自我,仿佛有一個聲音不斷地誘惑她向前。
  劉菲菲停了下來並看向周圍。周圍很荒涼,依稀的可以看見幾顆枯木,像極了一個個張牙舞爪的魔鬼好似隨時會撲上來。滿地都是骸骨和破舊的墓碑,那些骸骨有像人類的,有像動物的,更多的既不像人也不像動物仿佛是惡魔的骸骨。蒼白的骸骨同樣被血月映成血紅色顯得格外恐怖。剛才驚醒她的聲音還在,聲音忽遠忽近,像是竭斯底裏的絕望慘叫又像欲望無法被滿足的怒吼。劉菲菲感覺這裏就像——地獄。
  “你好!”一個好聽的聲音打斷了劉菲菲的思緒。劉菲菲轉頭看見一個很好看的女子,皮膚白的幾乎透明,黑色的長髮和她雪白的衣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碰見一個人無疑讓劉菲菲松了一口氣,“你好!”劉菲菲回答道。
  女孩神秘一笑說道“其實我一直跟在你後面,只是只有現在你才看得見我。”
  “你的意思是,你是。”劉菲菲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猜的沒錯,我是鬼。”
  “我,我在那裏,這裏是那裏?你要對我做什麼?”劉菲菲被嚇傻了。看看周圍的景物,她完全相信女孩的話是真的。
  “你別怕,我不會害你的。這裏是地獄的入口,在往前就是地獄了”
  “我怎麼會來地獄,然道我已經死了?”
  “你沒死!你應該是跟著一只黑蝴蝶來的吧!這種蝴蝶叫地獄蝶,它們是地獄的領路者。”
  “那我現在怎麼回去?我是不是回不去了?”劉菲菲已經顫抖的快說不出話了。
  “這個。。。。。”
  劉菲菲感覺快絕望了。
  女孩歎了口氣說“好吧!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你抱住我,我看能不能帶你出去。”
  “真的?我還有希望出去?謝謝你。”說完劉菲菲想也不想的抱住那女孩。可當她抱住那個女孩時,突然一股大力傳來。劉菲菲猛地倒飛出去,並沒有如想像中的摔倒。劉菲菲感覺自己輕飄飄的,這時她看見前面站著個人不是那個女孩而是——自己。
  劉菲菲看見前面的自己轉過頭來,冷冷的對她笑。此時劉菲菲終於明白自己被騙了。她現在是一個靈魂,而前面站的自己是她的肉體,而且那個女孩的靈魂就附在她的肉體上。
  “你為什麼要騙我?”劉菲菲憤怒的問
  “為什麼?你這個笨蛋,你覺的下地獄的會是什麼人?告訴你我是一個殺人犯,專門誘殺一些好色的男人。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我裙下,可是一次意外讓我喪了命。我去了陰間可是他們說我罪孽深重不能轉世投胎,只能下地獄。哈哈!”
  女孩冷笑了兩聲接著說道“現在沒事了,我只要用你的身體去自殺一次,我就可以騙過陰間去轉世投胎了,而你就替我下地獄吧!”
  “你休想!”劉菲菲不知那來的勇氣大喊一聲猛的撲上去。可是一股無形的力量瘋狂的阻止她前進,女孩帶著劉菲菲的肉體頭也不回的跑了。留下一連串冷笑聲。
  劉菲菲絕望了,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還要去那可怕的地獄。她感覺腦袋一片空白。她蹲在原地不知所措。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響起。
  “劉菲菲?”
  劉菲菲猛的抬頭,是何湘。
  “何湘!你怎麼也在這裏?然道你也是跟著地獄蝶來的。啊,你快走,快走呀!”
  “你在說什麼?我是跟著一只黑蝴蝶過來的。什麼是地獄蝶?這裏是那裏?為什麼要走?”
  “我。。。”
  接著劉菲菲勉強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她看見何湘先是震驚,又慢慢變為平靜。劉菲菲不知道何湘在想什麼,大聲說到“你快走呀!前面可是地獄呀!”
  何湘平靜的對劉菲菲笑了笑,突然撲向劉菲菲。劉菲菲感覺自己被塞進了一個容器裏。等她清醒過來,她發現自己在何湘的身體裏,而何湘的靈魂就在她旁邊。
  何湘平靜的說“這樣你就不用下地獄了。”
  “可是你。。。”
  “你不用謝我!按你說的蕭寧現在應該就在地獄了,我和他約定過,要永遠在一起。不管他在地獄或者天堂,我都願意和他在一起,永遠和他在一起。該說謝謝的是我,謝謝你幫我找到蕭寧!再見了!”
  說完何湘慢慢的向地獄走去!劉菲菲想阻止,可她怎麼也邁不出步子。因為她看見何湘那堅定地眼神,她看見何湘瘦弱的身軀慢慢被黑暗吞噬,那瘦弱的身軀顯得那麼的高大。
  劉菲菲此時耳邊仿佛還回蕩著何湘的話“我和他約定過,要永遠在一起。不管他在地獄或者天堂,我都願意和他在一起,永遠和他在一起。。。。。。。”
返回列表